document.write('
')  
总编:张群东 执行总编:崔喆雄

投稿邮箱819544430@qq.com

【在薛峰水库建设的峥嵘岁月里】薛峰水库——韩城人民用鲜血和汗水浇铸成的生命之源

时间: 2021-09-27 22:13 来源: 韩城市广播电视台 作者: 韩城市广播电视台 点击:

分享到:


薛峰水库——韩城人民用鲜血和汗水浇铸成的生命之源转眼40多年过去了,一提到水,当年修建薛峰水库、南干渠、北干渠的往事,一幕幕总在眼前浮现。忆往昔,峥嵘岁月稠。大坝工地上红旗在眼前飘扬;工地上劳动的号子在耳畔回响;薛峰村山坡上鲜红的“农业学大寨”的大幅标语牌,在我脑海展映;奔波在大坝上川流不息的人力架子车仿佛还在奔跑,侧耳依然听到轰隆隆的推土机的碾坝声,抬夯打边角的号子声,高音喇叭播放的嘹亮歌曲声仍在响彻云霄……



1972年10月份,受重阳大队第五生产队队长樊纪学的“委任”,我带领着生产队28个人,第一批赴薛峰水库工地,成为第五民兵排负责人,也就是五排长。我们住在薛峰公社王坪村,离薛峰水库工地大约4华路。因为我们住的离工地较远,还要按营部规定完成任务,所以我们每天要扛着自带的大锤、钢钎、铁锨、大撬等劳动工具提前上工,而且是最晚下工。中午连部派灶房人员把饭送到工地,除下大雨天不能干活外,每天都是两头不见太阳。下雪天脚踏冰霜回,天刚亮以连为单位就要到营部报人数、领任务。我们的劳动任务就是“清基”,也就是要把准备回填大坝的基础清理干净。根据水库指挥部的设计要求铲虚土、炸废石(打炮眼放炮)、伐坏树、清杂草、挖沉沙、除淤泥。

云顶娱乐app免费下载打鱼在那1972年的冬天,也就是12月份,北风呼啸、大雪纷飞、寒气逼人。大坝回填正在如火如荼中进行,我们从王坪村搬到了土岭村一个打麦场的场房,由于填坝人员多,指挥部统一给各营连分配住房,我们连各排住的比较分散,我们就以各民兵排为单位起灶,队长给我们抽来了做饭人员,也就是农村的厨师,也叫大师傅,记得他叫樊怀章,60多岁的一位老人。住宿在一个场房的大房里,二十八个人就睡在一起,打的草铺,男的睡西边,女的睡东边,中间由樊怀章老人隔着,他是位村里德高望重、人人都尊敬的一位长辈,大家晚上基本都不脱衣服,更谈不上换衣服了。我们吃的“返销粮”和家里交来的用红高梁做的米饭和谷面馍。生产队每人每天补助3角钱伙食费,菜就是以萝卜、白菜、南瓜为主。虽然我们住宿条件差,但是我们把宿舍内外、炉灶及放架子车的地方整理的整整齐齐、干干净净,显得井井有条。



云顶娱乐app免费下载打鱼营部几个营长到我们重阳连五排检查劳动工具的配备、住宿安全、炉灶卫生、饭食安排等情况。就问谁是排长,经连长的介绍,薛毅若营长摸着我的头,给大伙说:这个娃,别看娃小,一娃顶几个娃,咱那些娃几个娃都不顶这一个娃,好样的!我发自内心的笑了,心内感觉热呼呼、美滋滋的。那时没有机械化,工地上唯有的机械就是用推土机碾坝,边边角角是用人工抬夯打的,回填土方就是用人力架子车拉运。由于取土的地方高、坝面低、坡陡路滑,常有人仰车翻的事件发生,但倒了又爬起来干。锨装镢刨装满后男的架车辕女的踩车尾往下跑,上来空车男的在前边拉女的在后边推。我们重阳五排劳力有十五个男的和十三个女的,由我分工总共配备十八辆人力架子车,两个人一组共十三对男女搭配,五个车备用,我和樊冬梅一个车,其它十二对就由我支配,场房内留两个人,一个是60多岁的老人樊怀章给我们做饭,一个是樊建章,有点小技术,能修理架子车。因取土和坝面地方比较小,而填坝的人数比较多,由指挥部统一安排,三班倒,“硬八时硬三方”的拉土任务必须完成,也就是说按指挥部的规定要求每班要上够八个小时的时间,每人每班要完成三立方米的土方任务。指挥部施工人员轮回拿尺量方,然后发给票,确定完成任务数量。我们为了能多拉土方每个架子车上都装有木板制作的加高板,就这样人们硬是把车装的像一座小山一样,真有一股“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的拼劲,有一股大寨人战天斗地的精神在鼓舞着我们。就在大坝回填了一半的时候,一个雨蒙蒙的夜晚我们上大夜班,也就是零点班,那天晚上不幸的事发生了,因为路有点滑,再加我有点感冒,感到非常疲劳,我一个人把车往坝面拉着跑去,也不知怎么就失去了控制能力,连人带车翻到了路下边十七八米深的土崖下边去了,当时什么也不知道了,当我醒来时已经躺在连部连长樊抗成的床上了。由连长派牲口车把我送回家去休养。到家门口队长樊纪学从牲口车上把我背到我家的土坑上,我妈一见就放声大哭。队上的、巷内的乡亲们都来看我,满院满巷都是人。过了一会,我二娘给我端来一碗红糖水,叫我赶紧喝,我喝了口有点酸涩,不想喝了,二婶把碗塞在我嘴边,说:为治你的病,忍着喝吧!后来我才知道那是小男孩的尿(俗称童子尿)。队长樊纪学建议我妈说到县医院给娃拍个片看伤的怎么样,我一听就拒绝了,我说就是腰有点痛,不去!在家躺几天就好了。在家躺了一段时间慢慢好了,但再没有填坝去。一九七三年的八月份我和新婚媳妇就又上了南干渠,住在候家峪村。我们重阳连这次共上了150名民工,主要任务就是修一段明渠。这段明渠,北边和新民连接,南边和先锋连接,全连就一个灶房,大队每人每天伙食补助还是3角钱,面是由个人交面领饭票吃饭。连部就扎在锁娃家(姓什么记不清了),连队干部和灶房做饭人员住在一块,其它人就都在没有院墙的窑洞内。樊鸿顺任连长,全盘负责,薛银福任副连长,负责生产任务、干活进度、工地安全措施。我任指导员,主要负责政治思想教育、劳动安全、劳动纪律、后勤保障、灶房及民工住宿卫生、饭食调样安排等等。罗孟军任政工员,隔几天换一次板报。根据我的要求板报内容要定期更换,工程质量的要求、工地安全意识的问题、工程进度评比情况、好人好事、打油诗、诗词歌颂修薛峰水库南干渠的赞歌等都在板报上登过。板报就是借锁娃家的照墙做的,两边都能写字。靠大门进来的一面由罗孟军更换,靠院子一面我用红粉笔写了伟人的几句话:“与天斗,极乐无穷,与地斗,极乐无穷,与人斗,极乐无穷。”那时候讲的是“以阶级斗争为纲”。连干部在一块住,晚上要有一个人巡回到各住点看一看有没有不安全因素。我媳妇和我生产队的几个妇女住在一块。虽然我年龄小,但我和所有的六个排长的关系都搞的比较融洽。一排长史开言、二排长牛长存等没有一个不服我说的。我是个比较谦逊的人,自己认为自己也不是脱产干部,走到哪个排干到哪个排。在几位连干部的带领下,特别是连长樊鸿顺是一个好胜不服人的人,所以重阳连的工程进度比其它连都快。公社营部在东泽全营的集体大会把我们连表扬了好多次。我们重阳连是全营完成任务的头稍子连,我代表连队干部经常参加各种会议,那时年龄不大感觉非常带劲,重阳连的口碑特别好。



就在七四年春节刚收假的几天里,我们的挖土渠任务已经结束、浆砌工程即将开始的时候,又发生了事故,第二排牛长存排长领的工地上方有十米多高的冻土因太阳晒消了,突然倒了下来,把二排三个人埋在下边,当时大家都慌了,全连人员包括新民连工地、先锋连工地的人员全都过来挖土救人。通过大家的努力,先后把排长牛长存救出来了,战士韩绪贤救出来了,就剩20岁的战士薛满存被有三个桌面大的一块冻土压住出不来,人再干着急使不上劲,没办法,真没办法。我给营部、给指挥部打电话求救并简单汇报了事故原因。心急如焚,撂下电话又往营部指挥部的方向跑去(当时营部指挥部设在西泽),大约跑了2里多路,到半山腰迎面撞上了总指挥丁福禄,他带领指挥部和营部十几位干部,抬着大棕绳。我一见丁部长就放声大哭,丁部长一边安慰我,一边说快跑,救人要紧。我们火速来到工地,我立即跑到渠下和我连的其它两个人用大撬把冻土块从下边打了个窟窿,用锨把粗的棕绳穿过去绑好,全工地所有人员都在用劲拉绳,终于把冻土块给拉的翻了个过,我一把将薛满存抱在怀里站着,不停的在喊他的名字,就在这时已经晚了,他头往下一掉,我听到咯的一声,他没气工地黑板报了,裤子也尿湿了,再也没有喊醒他。我仰天嚎啕大哭。他死了,他真的死了!包括所有领导在内的工地人员鸦雀无声,默默了好长时间。我们把腰部严重受伤的牛长存、左腿大腿骨折的韩绪贤,用人力架子车绑上抬下了工地,用一件衣服把薛满存的脸盖着抬下山去。薛满存比我小一岁,和我是同学,在校时他学习比较好,他爸是教师,是我的语文老师,当时我心里特别内疚,是我没有尽到责任,没有把他保护好。过后营部号召全营民兵向他学习,我给大队党支部建议让全大队社员向他学习。当时由于我文化程度太低,没有能力把他的事迹往上边报道,就这样我的好同学、好朋友、我老师的好儿子没有了,时间准确的说是1974年2月12日10时。



1974年8月份由红旗公社革委会主任薛明彦挂帅,就在薛峰水库的西泽南干渠大会战,我又被薛明彦点名抽到红旗营任施工营长。我们红旗民兵营主要施工任务就是四号渡槽、三公里明渠、九#洞(隧洞)。四号渡槽由新民民兵连承担,三公里明渠由相里堡民兵连承担,九#洞(隧道)由河渎民兵连承担。营部干部分工,由薛明彦主任挂帅解决疑难问题,高怀旺营长(公社水利干事)负责全面工作,卜绪成营长(公社水利员)负责并兼管9#洞的施工。我是分管4#渡槽和渡槽的两头,有两里明渠。白广石营长分管三公里明渠,薛毅若营长分管后勤。刘小梅营长分管妇女工作及各连住宿及灶房卫生工作。从各大队抽了9名有施工经验的施工员昼夜轮流倒班施工(九#洞分三班倒进行施工)。工程进度很快也很顺利。但是工程质量是我们每个施工营长的一个大的重担,千年大计,质量第一。当时我们的住宿条件较差,高怀旺、薛毅若、卜绪成、白广石就和我睡在一个土坑上,晚上边睡觉边谝闲话就把工作汇报了,也把第二天的工作安排了。我们相互间都感觉得比较亲切。我记得有一次不知道什么原因红旗营的相里堡连和城郊营的薛曲连打群架,我说白广石咱俩去劝说劝说就没事了,白广石说咱们不敢去,怕城郊公社薛曲连不认人(当时都感觉城里人比较厉害),我说你不敢去我一个人去。那是一个傍晚,我独自一个人向城郊营薛曲连驻地东泽方向走去,刚走到东西泽桥中间的西头迎面撞着几十个人手拿锨把、洋镐把直奔过来,有一个人在喊“红旗营的人给我打”,(他们可能在施工中见过我)!几十个人蜂拥而上把我吓蒙了,就在这紧要关头,只听一个大个子大喊这个人不能打,他是我家亲戚!我随喊声看去,我见过这个人,他和我村(也就是重阳大队柳园村)樊效民家是亲戚,因为他走亲戚时经常和我打招呼,我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碰巧见了面问候一句,这才救了我,让我没有遭罪。有他解围我赶紧就往回跑,跑到红旗营部立即把这些情况给薛明彦主任汇报,他马上打电话给指挥部,当时指挥部已搬到柏林村去了,由指挥部派人才平息了由于抢工程而引发的事件。



1974年8月份南干渠前湾至候家峪渠段已基本完工,隧道打通,渡槽完工,明渠上边的明拱也基本结束了。就在进一步验收工程质量时,我和孙启生等五位施工员从九#洞出来一段一段在检测工程质量,当时我穿着高筒雨鞋,到四#渡槽北边的明渠时我踩上明拱,看浆砌的质量如何,我刚踩上去,因明拱质量太差,把我从上边掉到渠下去了,下边有浆砌时剩余的石块,结果把足腕崴了。我左足腕痛的特别厉害,满头大汗,不能走路,几个施工员把我顺渠背出来。营部立即派车把我送到指挥部医务室检查,经检查左足腕小腿一根骨头骨折、一根骨头裂缝。指挥部医务室没办法处理,营部就派车把我送到城郊公社棉沟骨科医院,上夹板固定,吃接骨丹和活血药,薛毅若营长请示高营长后,把我送回家休养,按棉沟骨科的要求隔上10-20天到棉沟检查一次。为不再麻烦营部,就叫自家的家人借车把我拉上去检查。记得薛毅若营长专门看了我多次,还给我送来了一副双拐,让我上厕所用。在家躺在床上就是吃饭、看书,非常无聊。刚满三个月,我感觉能慢慢走路了,试着架着双拐学走路。高怀旺营长派薛毅若营长来接我,把我安排在北干渠营部工作。

七月仲夏,知了唱醒了欢腾的澽水河。忘不了那艰难的岁月,一万多名不是神仙的“神仙”硬是用双手打造出高峡平湖。终于建成了一座总库容几千万方的薛峰水库,创造了韩城的一大人间奇迹。嫦娥今日舒广袖,一袖拂南塬,滋润万倾旱田,一袖抚新城,千家万户送甘甜……哦!韩城人民的骄傲和自豪!

云顶娱乐app免费下载打鱼(作者:樊仲章,男,生于1952年,市焦化厂退休职工,时任红旗公社重阳民兵连连长。)

(责任编辑:管理员1)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Copyright © 2010-2021 sxhcTV.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韩城市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913-5218708 韩城新闻网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913-5308567

云顶娱乐app免费下载打鱼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陕备2018007号 | 省网络举报中心举报电话:029-63907152

云顶娱乐app免费下载打鱼版权所有 韩城市广播电视台 未经韩城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澳门永利云顶娱乐app免费下载打鱼登录网址 365bet官网体育 云顶国际手机app下载 永利登录网 云顶云顶娱乐app免费下载打鱼下载 威斯尼斯人娱乐官方网址 云顶娱乐官网网址